第154章 外祖父(1 / 2)

夜幕降临,谢云嵩一行人终于抵达了武都。

景阳王早前已经得知了消息,约莫着就这几日,刚用过晚饭,就听下人来报,“小小姐他们已经到城门口了。”

景阳王猛的起身,脸上露出喜悦之情,道:“快去告知新兆,叫上一家人,都随我一同到府门口迎接阿愿。”

下人也一阵欣喜,忙道:“是。老奴已经许久未见王爷这么开心了。”

景阳王道:“本王见过阿愿已经许多年了,不知这小丫头如今长成什么模样了。小时候她最爱跟在我身后……”

景阳王心中着急,拉回思绪道:“你赶快先下去准备,随我去门口迎接。”

那下人也是跟随景阳王多年的许管家,从小看着端慧郡主和庆元侯长大的,白知愿小时候在景阳王府住过一段时日,那个时候还是奶呼呼的小女娃,一转眼已经及笄了。

早前听闻小小姐要来,王府上下早就开始准备,王府没有女主人,王妃早在郡主和侯爷小的时候便去世了。这么多年,景阳王拉扯两个子女长大,一直未再娶。王爷整日盼着的不过是团聚,听闻小小姐不日要来,王爷更是事无巨细的吩咐好了一切事宜。

许管家想到此,不敢再耽搁,忙叫人去告知侯爷,又检查起是否何处有遗漏。

景阳王府已经很多年没有这么热闹过了。

景阳王立于府门口,许管家已经伸着脖子看了许多次了。

白知愿还未到,身后的庆元侯也充满期待,他的这位外甥女的事迹,从上京也传到了武都,听闻她还随着云麾将军去了北境,果然是虎父无犬女,也像是他们景阳王府的人。

庆元侯身旁站着一位面相和气,身材高挑的妇人,想来就是白知愿的舅母——罗知云。她是土生土长的武都人,是武都的一位商户之女。

罗知云身后还站着一位娇俏的少女,一双杏眼,此刻也一脸好奇的盯着前方。她身边站着一位眉目端正的少年,少女低声道:“哥哥,你说那位表妹是个什么人啊?用得着祖父这样兴师动众吗?况且我们等了许久也不见人,真是好大的架子。”

少年温声道:“表妹是姑母唯一的女儿,也是咱们家人,自然值得我们这样等着。”

少女继续道:“我在武都可是听过那上京城表妹的事迹,传闻她一意孤行与当今的燕王殿下退了婚,还跟着那云麾将军私奔到了北境,她一个女子,怎么能弃自己的名声于不顾呢?”

“住嘴!”一声厉喝打断了少女的话,是景阳王恶狠狠的看了她一眼。少女委屈的瘪瘪嘴,不敢再说话。

一旁站着的罗知云连忙扯了扯少女的袖子,少女委屈巴巴道:“这位表妹还没到呢,祖父就开始偏心了,这般护着她,我倒要看看她有何能耐。”

罗知云生怕景阳王再听到,忙拉了拉这位少女,也就是她的女儿齐舒月的手。

白霆轩长年带兵打仗,每次从上京到南境,都会路过武都,所以他们经常都会见面。可是白知愿自从小时候在南境大病一场之后,便被留在了上京,他们已经许多年未见过这位听说被封了县主的白知愿。

就在景阳门府外,少年和少女正在窃窃私语时,转角处马蹄声传来,抬眼望去,只见前方一行几人骑着马,缓缓行了过来。为首的的男子端坐在马背上,身姿挺拔欣长,身着一身黑色劲装,眉目冷清,面容俊朗,周身有种掩饰不住的冷厉之气。

而他身侧的少女,骑于马背上,一袭碧色衣裙,身披白色披风,头上簪着一支简单的银簪子,眉目清秀,面色如玉,腰间别着一把宝剑,更是显得她有些英姿飒爽。在旁边俊朗男子的衬托下,竟丝毫没有逊色,反而两人举手投足间,似乎是天生的一对。男子俊美,女子秀美,一时让人移不开眼。

几人策马而来,行至景阳王府门前时,勒马停住,白知愿跃下马来,谢云嵩也翻身下来,顺手将白知愿的马牵住。

白知愿一步一步走上前,一直走到景阳王的面前。景阳王生的高大威猛,一脸严肃,仔细看去和仁孝帝有几分相似,带着上位者的威严。他此刻正蹙眉看着白知愿。

白知愿抬起头,和景阳王对视。她的鼻头一酸,眼眶泛红,哽咽道:“外祖父!”

景阳王这才确认眼前的少女就是他的外孙女,他拍拍白知愿的头,道:“回来就好!”

一句回来,让白知愿再也忍不住眼泪,扑到景阳王的怀中抽泣起来。她一路上都在告诫自己不要想前世,不能失礼,可是见到外祖父的那一刻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。

景阳王以为她此行是担心兄长,安慰的拍拍她的肩,片刻,白知愿抬起头,眼角微微泛红,不好意思道:“让外祖父见笑了,阿愿只是太久没见外祖父,一时情难自控。”

她见到外祖父的那一刻,前世的记忆汹涌而来,父母惨死的痛,让一向风华正茂的外祖父瞬间老了几岁,前世的外祖父和今生的外祖父重合了起来,让白知愿一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